您当前位置:北京市房山区宣传部门户网站 >>媒体关注>> 新闻超市
古韵琴音
[ 作者: | 来自:京郊日报 | 访问量:| 发布日期:2018-10-23]

    斫琴间隙,孔德辉喜欢坐在林间,用古琴弹一曲《流水》。

    孔德辉用他最珍爱的古琴“太和元气”弹奏出舒缓悠长的琴声。

    古琴制作,选料至关重要,木料要讲究轻、松、脆、滑。

    经历了一年四季的考验,有一点裂纹的木料都会被淘汰。

    孔德辉坐在试音架前,手持弯把圆铲,修整着琴胚槽腹中的木纹。

    孔德辉在给古琴的面板刨弧。

    古琴的每一个配件,都需要耐心打磨。

    孔德辉的学生吴东齐,在跟着师傅学习打磨灰胎。

 

    在房山区佛子庄乡中英水村的山林深处,隐匿着一座小院,里面时常传出舒缓悠长的古琴声。走进小院,一股木头的清香味扑面而来,院里整齐地码放着斫琴用的木料,屋内摆放着数把未制作完成的古琴。

    循着琴声再往里走,斫琴师孔德辉一席匠人装束,坐在试音架前,手持弯把圆铲,根据细微的音色差别,正在修整琴胚槽腹中的木纹。古有“斫而为琴,弦而鼓之,金声而玉应。” 感受着手下抚触的生命,孔德辉说,斫琴师便是雕琢声音,将古琴之美之韵流传下去。

    孔德辉说,之所以成为一名斫琴师,正是因为他对琴音的完美追求。孔德辉从2005年起开始学习弹古琴,随着古琴演奏水平的不断提高,他对琴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2009年,他带着几万元钱到扬州去买琴,遍寻各处都没找到自己心仪的那把琴,于是便萌生了自己斫琴的想法。

    2010年,孔德辉拜斫琴名家田双坤为师,从选料、刨平、画型、裁切、刨弧、镶配件,到挖膛、调音、合琴,再到最后的上漆、上弦,一步步学起。

    古琴制作,从选料开始。每一位斫琴师都看重木料的选择,孔德辉为选料还专门跑到福建、湖南等地,从5000多块木料中挑选出200块料。“斫琴所需的这些云杉木运回来后,要放在四处透风的地方,经历一年四季的考验,没有出现裂纹的才能用来斫琴,这200块料中最终能制成好琴的不足60块。”

    料选好之后要把木料刨光滑,并根据模板裁切出琴的形状。古琴的造型取自“天圆地方”,即底板平直、面板圆拱。“刨弧这一步也是有讲究的,面板不是完全的弧形,而是‘S型’,就像人的站姿一样讲究‘塌腰’和‘挺胸’。”

    斫琴的工序复杂繁多,古琴的组成部件也很多,包括面板、底板、配件、琴弦、琴轸、雁足等,单配件就分为岳山、承露、焦尾、龙龈等。其中,最关键的就是面板的槽腹,槽腹与底板组成了共鸣腔结构,是决定古琴音色的灵魂。“这个要一点一点铲,每一把琴的槽腹都不是完全一样的。”孔德辉手持铲刀,在槽腹上铲出凸凹迂回的弧槽及错纵零乱的峰岸,类似鱼腹状的深长槽腹是形成古琴悠长声韵的有利物理条件之一。

    槽腹不是一次就能挖好,还要经过无数次的调音。孔德辉将面板和底板固定在试音架内,将7根弦调成编钟的音高,靠耳朵去试听每一个音。“琴有‘九德’,奇、古、润、透、匀、芳、清、静、圆,这说的是琴音的9个方面,听得多了凭经验就能分辨。”孔德辉说,《琴苑要录》中载:“谁是倚山路,江深海亦深,洞中多曲岸,此处值千金”。斫琴师向来看重槽腹的处理,不讲究光滑平整、美观大方,却重视实效,音好才是关键。  

    最关键的调音完成后,还要经过合琴、镶配件、披麻、上漆、上灰胎、刷面漆、调弦等十几道工序,一把古琴才算完成,制作周期要一年左右。

    在孔德辉的工作室里,放着一把他最珍爱的琴。“从跟着师傅学斫琴起,我做了50多把琴。直到2014年12月8日,才做出了这把我最心仪的琴。经历了4年多的煎熬,这样一把心血之作呈现在眼前,内心无比激动。即使后来做出的琴很多都比这把音色更好,但它的意义无与伦比。”孔德辉说,他给这把琴取名为“太和元气”,曾有几个人要高价收去,他都拒绝了。

    在孔德辉看来,斫琴就像做人一样。“古人制琴,原以治身,涵养性情,抑其淫荡,去其奢侈。”孔德辉认为,要斫琴,先要正身。作为古代文人四艺之首的古琴,正在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。斫琴之余,孔德辉还教人弹琴。在他招收的100多名学生中,能够跟着他学斫琴的目前只有一人。“要斫琴,不仅得先会弹琴,还得品行好,守得住寂寞、耐得住性子,只有这样才能把这项技艺学好并传承下去。”

    本报记者 褚英硕/文 张立朝/摄  

        
  点击发表评论:  (发表评论)
名称:中共北京市房山区委宣传部门户网站   地址:北京市房山区良乡政通路   邮编:102488   电话:89350331   管理员邮箱:xcb5766@163.com   ICP备案号:京ICP备05007183号  Copyright 2004-2010 总访问量:311666